布莱恩·阿瑟《复杂经济学:经济思想的新框架》杭州钟书阁分享会

2018年6月16日 15:30 ~ 2018年6月16日 17:30
限额100人
钟书阁

展开

付费活动,请选择票种

第三方登录:

展开活动详情

活动内容收起


一家只做书店的书店


布莱恩•阿瑟(Brian Arthur),复杂性科学的重要奠基人。拥有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博士学位,37 岁就成为斯坦福大学最年轻的经济学教授。圣塔菲研究所元老级人物。投身于复杂性科学领域研究,在圣塔菲研究所“科学委员会”任职时间长达18 年,在“理事会”任职10 年。



研究正反馈机制的先驱,以“收益递增规律”为基础形成了自己的新经济思想。

荣获复杂性科学领域的首届拉格朗日奖。

1990 年荣获熊彼特奖。


2014年,布莱恩•阿瑟曾为我们带来一本《技术的本质》,这是阿瑟所创建的一套关于技术产生和进化的系统性理论,是打开“技术黑箱”的钥匙,它用平实的语言将技术最本质的思想娓娓道来。



今年,教授又要为我们带来一本新书——《复杂经济学:经济思想的新框架》



更幸运的是,钟书阁有幸邀请到了阿瑟教授。本月16号,教授将携新书做客钟书阁杭州店,与大家一起分享他眼中的复杂经济学


一、布莱恩·阿瑟:爱尔兰精神的英雄


 

布莱恩·阿瑟出生于爱尔兰的 Belfast,据说生长在爱尔兰的人,天生就有叛逆精深,而作为Belfast的天主教徒,更会极为轻蔑知识分子。

 

拥有叛逆精神,而周围的环境又是轻蔑知识分子,这些投射到阿瑟身上,他就立志要成为知识分子,“叛逆的精神就像空气一样渗透在他的身体里”。1966年他就获得了当地皇后大学电子工程专业的头等奖,之后去兰开斯特大学获得数学里的运筹学硕士学位。

 

为了获得去美国伯克利读博士的资金,他申请到麦肯锡咨询公司的暑期工作。麦肯锡派他到德国,23岁的他就去指导巴斯夫的董事会如何解决石油部门和煤气部门的问题,或如何经营价值几亿美元的化肥公司,巴斯夫是全世界最大的化工厂之一。

 

按通常的人生路径,阿瑟完全可以在博士毕业后成为麦肯锡的高管,但他选择留在了学术界。37岁时,他成为了斯坦福大学史上最年轻的经济学讲席教授之一。

 

他如果留在主流经济学大本营里,但是在世界各地的观察与对话,早已让他对主流经济学的思维方式产生了深深地怀疑。

  

早在1979年11月5日,他把脑子里构想的新的经济学框架写在了笔记本里。

 


 

1979年到现在,阿瑟已经完善了这个框架,全新的完整版收录在《复杂经济学》里。

 

米歇尔·沃尔德罗普写到:“在阿瑟的新经济学中,经济是人类世界的一部分。它总是雷同的,但又永远不可能是一模一样的,它是流动的、永恒变化的、富有生命的。”

 

旧有的主流经济学范式拥有数学上的严格性、清晰性和准确性,拥有数学天分的阿瑟不乏留在这一阵营的能力,但是他早已发现,“当他面对复杂的真实世界时,他在学校里花费那么多时间掌握的漂亮的方程式,还有花哨的数学,仅仅只是工具-----而且是很有限的工具。最重要的是一个人的洞察力,看到事物之间相互联系的能力。”而一开始把阿瑟引向经济学领域的动机,也正是在于,他想要去理解混乱无序的真实世界,如果他想要真正改变人们的生活,那就必须去学习经济学。

  

二、开创圣塔菲范式

 

也许是斯坦福大学的经济学泰斗阿罗看到了他的思想苗头,1987年4月的一天,阿瑟在斯坦福校园里走着,突然,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围着他绕了一圈,然后停在他面前,这个人就是阿罗,他跨在自行车上,头上还戴着一个头盔。阿罗告诉他,9月份将会召开一个学术会议,让一群理论经济学家与一群自然科学家交流思想,会议将在圣塔菲研究所举行,那是位于洛基山脚下的一个刚刚启动的小型研究所。他问阿瑟想不想参加,阿瑟立刻回答:“没问题!”

 

在这次一流头脑碰撞的会议后,阿瑟他们启动了一个长期研究计划“将经济看作是进化的复杂系统”。阿瑟本人构思的经济思想框架也在圣塔菲研究所里得到了更多扩展。

 

复杂经济学是看待经济的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复杂性其实是席卷了所有学科的一场运动,而不仅仅是一个研究课题。复杂系统是指组成系统的多个元素,要适应或响应这些元素自己创造的模式。复杂系统中的元素可以指元胞自动机中的元胞,或指交通系统中的汽车,前者会对相邻单元的状态做出反应,后者会对它前面或后面的汽车做出反应。当然,“元素”及它们所响应的“模式”在不同的情境下各不相同。但是无论如何,元素必须适应它们共同创造的世界,即总体模式。在这里,时间通过调整和变化自然而然地进入了系统:随着元素做出的反应,总量发生变化;而随着总量的变化,各种元素又重新做出反应。

 

经济中自然会出现复杂系统。经济行为主体,不管是银行、消费者、企业,还是投资者,都会不断调整自己的市场行动、购买决策、价格,并做出预测,以便适应所有这些市场行动(或决策、或价格、或预测)所共同创造的市场形势。所以,复杂经济学是看待经济的一种非常自然的方式,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已经存在200年了。复杂经济学实际上是一种关于正在涌现的事物的经济学,它关注模式形成、结构变化、创新,以及永远的创造性毁灭的后果。

 

复杂经济学以一种不同的方式来思考经济,它将经济视作不断进行自我“计算”、不断自我创建和自我更新的动态系统。它强调偶然性、不确定性、意义构建和“一切变化皆有可能”,是一门以预测、反应、创新和替代为基础的“动词”学科。复杂经济学正在取代新古典经济学而稳步走向经济学的中心。 

 

三、用复杂经济学理解中国

 

直到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各界对主流经济学越来越不满了,阿瑟的思想框架得到了越来越多的重视。

 

曾在香港证监会担任主席的沈联涛先生,2017年在《财新周刊》连发两期书评介绍阿瑟的思想------《复杂经济学的启示》、《用复杂经济学理解中国》。他说:

 

“中国可以说恰是复杂经济学的一个活样本。中国政策制定者深知他们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因此“摸着石头过河”被视为行事准则。中国的经济奇迹很大程度上源于共产党允许各级地方政府在相互竞争中探寻、试验不同办法。过去30年,这样的政策收效良好。但是随着中国创造出越来越多财富,情况日益复杂,协调、市场与体制的博弈,以及腐败等问题也变得越来越根深蒂固。”








举报活动

活动标签

最近参与

您还可能感兴趣

您有任何问题,在这里提问!

全部讨论

  • 听雨阁 7个月前

    还好有中文翻译,不然全场懵

    0
  • 泛泛之辈 7个月前

    第一次真实见到经济大牛的讲座,平实有力

    0

活动地点(查看大图)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活动到朋友圈

活动日历   01月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