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六 诗歌会|诗人殷龙龙:要用多大能量才能聚集起《脑风暴》

Sat, 03 Aug 2019 19:00:00 GMT ~ Sat, 03 Aug 2019 21:00:00 GMT
Limited 100
在秋天黎明

Show

Please select the order price

第三方登录:

More Details

Event DetailsHide...

三年前,自北京来客居杭州三墩的诗人殷龙龙,在纯真年代书吧女主人朱锦绣老师牵头下,受到了杭州人给予的热情而温暖的欢迎,实现了在杭州“诗意的栖居”……

    不能走路的龙龙,坐着纯真年代书吧特制的”龙椅”登上了宝石山;不能说话的龙龙,微笑着被众人簇拥,听诗人、读者、孩子们朗读他的诗句,欣赏他的画作,他的眼里满是温柔欢喜……


    微笑,聆听,点头致意。2016年5月22日,来到杭州已经半年的诗人殷龙龙,第一次在宝石山腰这个制高点上,俯瞰了初夏的“远山近水入画图”的西湖

        在西子湖畔宝石山腰保俶塔侧,殷龙龙的诗画会温暖开幕……

画家尹舒拉和浙报传媒江南游报全媒体中心主任王珏主持诗会

       朋友们从不同的地方赶赴殷龙龙的诗画会


     去年他在北京病危,北京的诗人朋友老贺发起为他捐款,好多诗人朋友帮助他。他逃过了死神的魔爪。今年他再度来到杭州,也是朋友资助他的。


        他将于这月10日被朋友接往云南,要给他做一个纪录片。以他目前的身体状况,此去不知何时能再见?所以我们想在他离开杭州之前以诗会的形式为他“饯行”。

       

      时间定于本周六8月3日晚7点,在杭州的朋友们再次盛邀在杭州短暂停留的诗人殷龙龙做客纯真年代书吧,为这位受身体桎梏以想象力行走的脑瘫诗人举办一场“脑风暴”诗会。去年的手术,使他本来就羸弱的身体雪上加霜,他需要集聚多大的力量写就《脑风暴》诗集?



殷龙龙脑风暴诗会



时间:8月3日 周六晚上7点

嘉宾:殷龙龙(诗人)

主持:陈曼冬(杭州市作家协会秘书长)

特邀嘉宾:

金波(杭州之声总监,杭州市朗诵协会会长)

张海龙(诗人,“我们读诗”发起人)

主办:纯真年代书吧  杭州之声   我们读诗 《江南诗》杂志  杭州市作家协会 

费用:支持活动,请点单消费


报名方式:

请扫描二维码



 活动地点:

纯真年代书吧杨柳郡店

江干区九和路660号杨柳郡东公园18幢

 联系方式:0571-86939981

地铁: 1号线七堡站A出口,至杨柳郡东公园商业区(杨柳郡生活体验馆后面)

开车:从新塘路和园兴路路口上引桥进入杨柳郡社区,能看到杨柳郡生活体验馆,书吧就在此后面


百度地图导航:

纯真年代书吧杨柳郡店




 

2016年杭州《钱江晚报》为龙龙发声众筹


  “诗就像太阳,永远在可望不可及的地方发光。它照耀我们,我们因此而写作。”“我更多的是写自己的生活、幻想、爱和梦。”——殷龙龙


   “诗即人,魂生诗,所以殷龙龙的诗歌可以如此恣意纵横,开合自如,敢于直面绝大多数诗歌不敢触碰的‘暗礁’。”——2001年“御鼎诗歌奖”给殷龙龙写的授奖词。


殷龙龙是谁?



     他是出道很久的诗人


  1962年生于北京。1981年开始写诗。早年曾参加圆明园诗社,与黑大春、雪迪、大仙、刑天等齐名。1984年发表诗歌作品。1999年参加诗刊社的青春诗会。数次获得诗歌大奖。出版诗集《旧鼓楼大街》、《单门我含着蜜》和《汉语虫洞》等。2014年正式开始绘画。

 他是霍金一样的病人


  除了诗人的身份,殷龙龙是一名脑瘫患者。囿于身体行动疆域的极致局限性,他以诗和画两种方式感知外在和内在世界。诗歌何用?对他而言,就是带给世间美和爱,就是带给自己勇气和信心。就此而言,他是一位乐观、健康、坚强的诗人。他以诗歌与画画的双重修为去往远方。

他是刚刚上路的画家


  2014年,毫无绘画功底的殷龙龙,靠着直觉开始画油画。他画他眼中的世界,他内心的世界。他的画一点都不冷,带一点暖和天真。

  因为早产,殷龙龙小脑发育不全,身体行动和说话发音有障碍。所以,他写诗,却不会读。

龙龙的画里有明亮温暖和纯真,读者欢喜地买下喜爱的画

2016年5月朱锦绣老师带画家尹舒拉和王少求夫妇看望龙龙

龙龙在自己的画作前努力给朱锦绣老师几人竖起大拇指


殷龙龙的诗


纯真年代


我把宝石山嵌在记忆深处

弃掉大而无当的词,留下它的灵魂和味道

大脑表层

是一个季节的钟。在那儿

我像每个即将消失的时光一样

在午夜出生、长大


有兄弟般的风景


滴眼液和一颗不朽的树,它曾囚禁我

现在更自由:像非洲的战士

当我重新写诗,慢慢梳理一只茧的思想

唤醒有许多窗口的城市

影子织成帘布

一间,一间

星月同时闪耀



十一月·水泥地


在水泥地上画一个妈妈

我就在她怀里睡觉

妈妈,冬天不冷

睡前把鞋脱了,放在旁边

冬天,曾经是个童话

不该发生的,不冷

贫穷也不冷

冬天,不该坐上一块钱的公交车

一去不返

终点站不该出现


我不小心跌倒了

跌在妈妈的怀里

所抱着的疼痛是那颗最小的小行星

它也有一支粉笔

它不发光

只是活在另外的夜晚

深埋,吃土

影子挥之不去啊

要怎样,才能画出手

垫在妈妈的背后




不着边际的香山,周云鹏


壶开了,我倒出落日,

黄昏是谁?

她安静、空,树枝在疼,

一个人只能有一面

镜子,旧鼓楼多了几家发廊。


如果我们走了很长的路,

来看你,

云鹏,半山腰有没有歇脚的地方,

我实在累,

就象这上坡、下坡的时代。


你说快到了,

你说不着急,我们都要等着自己。


秋天学会了躲藏,

越发透明,

好象“沉默如谜的呼吸”;

泼一盆水——


我的兄弟啊再次醉倒,一把一把的

日子往外漏。

你看见我们的命正在加盖子,

自由,爱情,白日梦,这些竹竿敲击着路面——

我们活着是兄弟,

死了下地狱……



 蝙蝠


蝙蝠,老者,清晨

仿佛我的诗写得越好越害人


没有答案。你奔逃多年

大海只剩下眸子——


孤独含着糖

我一直想变成漏斗,爱到胸口


同在一条胡同

黑夜化开;我们忘记屋檐下的反抗


贫穷换回羞耻连同它的荣耀

西山喊冤的声音


两个馅饼就能撑到晚上

我做的是小买卖


最好把黄昏和童年一并放弃

兀自去吃盐骗人



巫山行


我说我是那把钥匙,

红着眼睛赶来,

我说:过了湖北省,就用鼻子发声。

我们依山傍水,

在一只鸟咳嗽时,出手;

其实我抓不住那只鸟,

抓不住的还有漆女,                                

她喉咙嘶哑,领我们上船,仿佛要周游荆楚泽国。

我说我饿了,胡乱吃一片云,

大坝截流,淹没了恒古的财富。

三峡落成小三峡,小小三峡,

哀怨的山羊在峭壁停留,

水边浣衣女任凭游客拍照。

我说我听到的山歌是马渡河船夫的开心小曲,

他们私下兜售小册子。

我说峥嵘之色不见了,

长江从此改性。

我说背过我的人民,

你们应该把身上的重物扔进浩淼的江水里,

长江从此浑浊,

分不清峡谷和坐在半山腰的房屋;

小鱼游在半空,大鱼沾沾自喜,

多少生灵在一句话中涂炭。

为野蛮而辉煌,我说。

逆天而行,我说。

伟大的罪孽已沉到140米以下的地方,

那里再也见不到植被、古栈道、破旧的帐篷,

那里锁住了李白和猿声。

我打开巫山,

有肋骨折断,有龙换肩,

我说那里有我同命同根的神女峰。




过天柱山隧洞


亲爱的,你肯定来过这里

肯定留下了足迹或身上的气味

我还有一点时间

这辈子去追才华横溢的女人


从三峡回来,来不及充电,来不及和你联系

我在水下托起一座城

一顶草帽;肩上的猴头菇云雾缭绕

那么轻易地想到烦恼

想到今生还有几次这样的旅程


在太平溪港,在宜昌

十二个森林仙子全部排在右边

前后是隧洞

我们的宿命好像早就定了,这天,这地


为什么南方的山整天生气

好像谁欺负了她们


我想外面的天柱山没有高过我的爱

它们都太古老了

并且越来越绿,越来越矮




4月29日祭奠林昭


今天来这里看你遍体鳞伤的微笑

那个年代的残暴,我相信,不会找不着温暖和爱

只是它们已经消失,化为乌有

黑暗罩过来,不会找不着明亮的灯笼

另一只,灯笼啊!你前面走,它后脚跟着

像南方女子在晴朗的主日走进教堂

祷告非常短

不属于任何宗教派别,却在我们的心里刻上永恒一刀

你会用渴慕的手荒废额上的青春

却不允许一粒沙子揉进眼窝

你在狱里写的血书,现在仍旧挂着沉默

刽子手们没有丝毫的悔意

你对妈妈说:“斋斋我,我要吃呀!

给我炖一锅牛肉,煨一锅羊肉……

还要月饼、年糕、馄饨、酒酿饼、咖喱饭……

没钱你借债去;粮票不够你化缘去”

你的饥饿见证了祖国

你的祖国浮肿,浑身上下只有公义最小

今天我在你的纪念馆里,在百合花,葡萄酒,流泪烛之间徜徉

38年前,我们的主准备了船,准备了彩云

你也就蹬上去,在最需要光芒的时辰献出自己



苟各庄   


我们贴着水面听见山谷的寂静

在竹排上湿了眼睛

黄昏坐在驴车上——

往哪儿乱走

哪儿就有石头、树叶、鸟巢、天空

台球桌在路边像一道菜

牌楼和古老的石板桥夹住自由

溪水边多少人影分而合

合而分

老人兜售着柴火,年轻人花枝招展

离篝火晚会还有八十米

我们的心早就被烟熏得浮躁了

我们骑马扫荡着软弱

我们的山用沉默阻挡敌人

我们回到农家旅舍,在俭朴的乡亲中间

祈祷,和讲述

整个夜晚,整个崩断的人生

信仰被语言包裹,苍穹被焰火照亮

我们如何能捡到自己的虔诚

让这个小山村蒙受泪水

充沛的救恩



七节诗歌


明天是鞋垫,是翅膀

明天我会择出自己的罪

遮住阳光

头上的绷带会被拆掉

旧有的骄傲同今天的谦卑爬一座山


我够软弱

这个缓慢的身体,杂念丛生的思想

借着冷兵器咣咣乱响

愿意让人们夸耀

而自己胸有成府地坐在火车上


我端着花盆歌颂泥土

打开门,关上门,世界空留虚无主义的影子

我相信神

我的相信出去觅食回来衔着树枝


谎言一步一摇,钩我鼻子

它学会放开,放开之后收网

它有九条命

使我更瘦,夏天皮包骨


无论多大也会热爱女人

热爱把我绑住

绑得死死,熬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

什么是自由

什么是阶下囚


被人们吹来又洒在大麻上

五十年,仿佛一夜间消失殆尽

腐败挤进牙缝,嘴角撇成八字

暴饮暴食后,伤害爱的人


轰轰的海

我妒忌那些大开大阖,天才以及飞翔

一米六九加六十八公斤,我的生命就是数学题

我的困惑是天文现象

我的敬拜非常苍黄,它要去另一国度



秋天果然来了


人们看到鸟在飞翔

看不到自己的缩头畏尾

人们看到秋天又重来

爱情红透

却不知地点、时间、人物全然更新


今年已经很特别

不要再挑逗月亮了

月亮从不过问

世间冷暖


八月要亲吻

九月拉开它们的弓

我的筋疲力尽埋在身下

我的胜利大叫阿Q


我的车被偷走了

他也许真需要一辆残疾车

我们都在偷着什么

活着,偷生


钟表弯下腰

一声“嘀哒”就是一份礼物啊

不怕浪费,我已过了浪费的年龄


什么也做不了

连同疾恶如仇

我的文字沦落网上

我的声音抬着担架往东走;大江逝去

有烙铁证明思想是皱巴巴的

好像漏网之鱼


难道我一根筋吗

不会赞美吗

我喜欢一生的骨骼脆响

喜欢森林被烧

喜欢你送来的石榴冬枣


从上到下

从左到右

充满怀疑和感恩

怀疑时,神落下一滴泪

地动山摇

感恩的时候就带上儿子

如果他不愿去就带上他的影子

他的倔犟,他的十八岁

带上妻子

她未必是我单相思的妖精

带上朋友,朋友的朋友

他们的学识比浆糊还稠

进不去,撤不走

带上我的老父亲

他的主义滑不溜秋

早就变味了

还要带上亲戚

带上邻居和邻居家的狗



全是红


你打电话

血就滚滚而来


钟声,钟声,猝不及防

你的乳房扣在火上


我们多笨

爱抚对方并把伤害

提前推出

四十岁,挥之不去

总有疼痛从喉咙深处变作虎


让我回头把你定住

哦,黑的插图

长生的秘诀

拥有你等于失去你!晚上不睡觉

白天慢慢舞蹈

我的疾病拖泥带水

哦,感恩的泪


我把骆驼领回家

做它的舅舅


我和仙人掌同岁


我替你生

替你长在石头上

钟声,钟声,今年来不及飘远


今年,活着也是白活



给雨


黄昏在我喊你之前回来了

她曾经绿树成荫


我来到十二月

雪还没铺好,这寒冷,这温暖……


大地是一张馅饼

因饥饿咽吐沫的人

你的头上都有坦克和荣耀么?

身上的器官都逃走了么?

把精魂和血交给夜

我们就广阔


雨,我脚步匆匆

没功夫细想

想也想不透

我在什么地方得罪人了

三年灾害

十年愚昧

四十年残疾

这些永远烙在背上


几个冬天聚在一起也打不挎我

永不亲吻

因为爱情已远去

我愿听听衰老,看它怎么说

它今生裁好一张纸

叠成蓑衣


我学会了汲取,兼容并蓄

像蚂蚁不张扬

像黄鼠狼精心预备礼物

像狐狸娶亲

像龙变色

像另一条龙遗世独立



人是人,妖是妖


两只手,

只用一只手照顾一只脚。


你看我们都是上帝的孩子,美不胜收。

我们的脸贴在一起,叫那个人妒忌。


帝国太大,应该分一分,

与失散了的人心,碰杯。


红色的美酒啊,

全城都知道戴五角星的男子在城外!


十二分的命

哪怕有一分含糊,就不能破碎。


我的梦笼罩了我,

不在英格兰。


我是我的皮毛。

遗下一生才能裹着你的浪子本性,回到幽州。


回来吧,这里和八百年前一样,

八百年前,人是人,妖是妖。



为了冬妮娅


今夜就醉

今夜的风雪回过头

西伯利亚的黑暗全部私奔

多少人冻死了

多少人患上风寒

愿望裹起泡沫

一生漫长如同铁轨


冬妮娅

我不是你的保尔

不是那个钢铁战士


冬妮娅

我在这里,是意外

是坠落和燃烧

貂皮帽一直留在小伙子的脑海里

你跟另一串脚印

相拥而去

你们的家是彼得堡?还是列宁格勒

你们的祖国是苏联还是俄罗斯

离开我

今夜的风雪啊

只有红星闪烁


冬妮娅,重新找着你

我迟到半个世纪

丢掉了革命

我坐在电脑前

笨拙地敲字;面对几片萝卜干

写通气的诗篇

当面锣,对面鼓

攻击白领

揶揄寄生的懒汉

上网点击博客

隐身起来,看不见自己的情殇


不能预订自由

冬妮娅,你坐上火车

浩浩荡荡地

唱出歌曲

把座位让给列车员

把目的地栓在动荡的年代

把眼睛蒙上

想我究竟什么样子

接你


冬妮娅

我们改变一切旧有

却不愿盲目跟随

冬妮娅,我们是社会主义公民

到什么时候

才能像打倒过的资本主义那样富裕

像大多数人买的股票

一心一意被套


今夜,我有风雪系在食指上

有脆弱,维生素

有短信,院里的跺脚声

今夜

维系着过去,没落,战斗和虚妄

冬妮娅冬妮娅

我们没开始

就像大地没有尽头

凝望悲伤的河流

看不到

全人类的解放

曾经的誓言饱含血水埋在荒草和石碑下

两样青春一种信仰

都在梦里痛哭



羞耻,U型铁掌


好吧,你执意不肯原谅我,

那就离开吧,如同某某离开自己的出生地。

离开马首,离开群类,

带着僵硬的腰渗血的骨头,盘缠少许。

不是铠甲的路,不是缺陷、伤口,领航员。

先一步逃避抓捕。

挡着诗句。

轮椅减轻其重量,深陷其中的屁股

轻飘飘的,总有推者推火车。

有幻听,那喉管爆炸的巨响,

无时无刻不在风中。


那就离开吧,生死托给四肢,

血、精液和泪水滚在尘土。

我吃饭要你们喂,

我说话要重复三遍。我是自己的沼泽地。

拔出脚,心就坦荡。

一路花的银子是捐来的,那么多疾病

撒在大地。空空地换。


那就离开吧!鼠标在软键盘上一字一字地打,

羞耻的长诗一行一行地露。

本该为失去信念的钉上

U型铁掌,本该是我的双腿落在你的故国,

换头术做引子,

它的创造者追求传说中的名。


残躯,余生,我不觉得还有无尽的时光,

钟在钟楼偶尔敲响,雪还没下,

再赊一场忘却、得到的旅行,

我到死也行!


我那可怜的错误,像战马累得不行,

连射到尽头的箭也躲不开。

离开吧,维稳的噱头随处可见,

我却弃鼓楼,

做逝者,一蹴而就。

真实离开另类,离开前熠熠发光:

儿子的送别,车厢的秘密,皮箱,羽绒服,

高铁的刺,

命里的南京、杭州、常熟,

她们约我出来只是为了更好地让我离开。


离开在结束前,

背影整成哲学家,

它一直被忽视。上帝要的,正是我们离开的!


只是如何唤醒

满坡的绿?大海,钦州,一直在,

它们把厮守牢牢栓住。

芭蕉叶盛大,总有衰败之嫌,

榕树的根把它的老活成慈眉善目的样子。

爱是两片布,扣一起遮风挡雨。

爱是悬崖,为我准备了不再奔波的居所,

相隔千年;我的骨灰曾埋在这里,

再埋一次也无妨。


终有不再离开的活人死人,

树林、山川、村庄、河流,每日更新。



午夜的孩子


拉什迪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小说家

之一。我一边吃着蛋卷一边自言自语:还有谁?

身旁,蜷缩着一个水晶的美女,

现在是午夜,任何消息都新鲜。


获得布克奖的1981年

和我的毕业高中一起远去。就是说,拉什迪被英国保护起来之前,

殷龙龙就开始羞涩地写诗了,

在中国,诗人的荣耀已过去一千年。


然而,萨尔曼·拉什迪爵士是猫变的,

然而,发情的只是现代诗,包括它的诗人们。

永远羞涩。不知所措。


那位美女翻个身,对我说:梦见你

被人追杀。淹没在海和副标题里。

我们不要磅礴了好不好?

没等我开口她又睡着。


这几年我砍下自己的许多手和臂膀,

像棒槌,槌出十万大山。

抱歉我还活着,走过弯路;不准备回家。


回去又是一种风景!

轮胎轧过的痕迹,血肉模糊的诗句上了教科书。

曾在桌边写过饥饿:

饭做好,去叫妈妈,妈妈已经死了。



后颈的天空


今夜,把我的脊柱也点上吧

它早晚像蜡烛一样燃尽

它支撑着灵与肉。多少年,不曾有片刻懈怠

如今已是崖壁上的古藤

骨头疼


脊柱的寒冷被它的辉煌击中


许愿时,你知道

血液通过海底,通过时千年已过


时光借韧带、关节及椎间盘的连接

才有隧道

颅骨,肋和髋


骨髓带走旅客

它制造的冤案不能停靠中央车站

三十三节车厢变成石头


我石头般站立。不信神的国度

信神的人为镣铐、旧牢笼而手舞足蹈


那些怜悯风吹雨打

我的人生偏偏在下坡时遇见你


今夜,男人们燃烧后颈的天空

好像是我,又像我的灰烬



哀伤让我送刘先生一程


我不得不勇敢

不得不把绞索拉近一点

黑暗中,那片森林裸露着青筋,叫喊

暴雨在风中寻找回家的人

找到找不到一样进入

一样疼痛

唤走低洼处的亡灵吧

那里的绿色先黑下来,接着是蓝色,青灰色

插在山坡的红色也暗淡了

黄色的葫芦收回妖怪,关门闭户

最后一集留给白色

那是误会的颜色

多少误会树叶般茂盛又凋零

为死做一次交易,为交易多送几波玄铁般的眼神

今晚我们暂且放过几个恶人

今晚我们暂且不见面,顺带一生



墨迹


第一条龙从年轻走下来,拖泥带水

如同沉睡的边陲小镇

成为兄弟,泯不出江湖的兄弟

纷纷飘逝的兄弟

不含大小,不分男女

天下无诗人之说。恩情那么烫

满满的,盈在碗里


第二条龙与它的命运一同归来

穷人的井,植物的泥

像是黑夜的触手撕开黑夜

终生不履。比爱还要粘稠是加进粗粮的爱

那来自地下的唇吻

还能唤醒我

这一次可是全部啊!誓如骨灰



数量


圆明园之兄,你吃了吗

饥饿如虎

提前预约吧:约黑夜,约流食,约三仙岛


一池水,一张弓,几支箭

多种植物。两排大雁

一堆火,缕缕炊烟;灰烬用什么量词


一碗石头,两勺沙子

数词掺了米

癌细胞在淋巴里留下废墟

化疗已经年


今夜不见得脱险

两双鞋堵路,一尾鱼在水洼挣扎

一垛墙。十万册兵书换不来一亩良田


三巡酒,五味菜

头颅冰冷,行李一样弃在路上


始终不完美!青春啊

美得毫无章法


我们掠夺疾病,百年后骑为匪亲

一弯月,一圈块垒

几堆寒冷。舌头掉出来,唤不回

四处散落的兽首


始终不问缘由

圆明园:数词数兄弟,量词无穷



铁王座


在孙子的加冕仪式上

外公骑着高头大马,携着兵器步入殿堂

屡战屡败,

不能杀去他的傲慢

王国的荒诞是从镜头上移开始的

人们看到的除了宝座、皇冠

还有马的屁股

和掉下来的一堆粪便



雪、血,浮生


1


久违了,朋友

虽然这个朋友不够朋友:新年、自由


他看摘掉头巾的波斯女子

仿佛欣赏一株铁树


我看着他的好奇

决心抹掉他的记忆


如果让我选择国籍

选择无

如果选择女人

选择有


那就选择喉咙里建一座机场

呼吸比风

顺畅

登上舱门口

听见云水谣

南和北,一片兄弟,一片白


亲啊,一定要走个过场

内定浮生


2


今后的八年

我也许已经病死

也许在无雪的地方游居

在一棵榕树旁蹲下、起来、躺倒

儿子会找女友

孙子即将出生


八年的刑期

我会用八十年帮他越狱

挖条地道,开着没有车厢的火车

从死人堆里拉他出来


可,十六亿国人伪造了身份

在雪中

谁也不认识谁


八百年无罪有刑

八百年

屠夫已死

替他坐牢的是那把屠龙刀


亲啊,我喜欢颠覆的罪名

它更煽情

更红


亲啊,我们的血不过肝胆

我们的魂因雪变黑


我的喜欢发生大雪崩

山谷砸进胸腔。雪和血,不安和恐惧

应有的以后都有

没有的

俯身耳语


“龙龙,我是口,也是心,

心向口摆手,

——永远不会后悔。

只为连累家人,

只为自己做的太少……



谎言与大话


二战期间

被占领的人们

会对

一个有收音机的犹太人致敬

把他说的每句话藏在阁楼

或地窖

他编造谎言希望人们活下来

收音机只是木桶、奶锅、发面盆

加一点口技

他要听众用后背去听

用后脑勺去憧憬

就像我编造的那些长短句

那些长短句

能快速翻墙吗

外面发表,内部查禁吗

你们不必当真

不必急着遮蔽、404,或大动干戈,请喝茶

核战不会因此爆发



蠢话


半个世纪,我跨过两个世纪

五十年惊飞了千年

命与爱一直处于劣势——同时光缠斗


四肢逐渐萎缩,成为百足虫

血管变脆

香喷喷;排队买它的热气


允许你克隆我

我的头,我的心,我的DNA

并且追杀我


双眼又涩又疼

里面有匹马,狂奔千里


离开你,肚脐上方仍有胎记


夜晚飞进耳朵。我知道我所学的

没有派上用场

胡子却一根一根白白积蓄


好不容易团成窝窝头,鼻子被一口真气吹散

它的草木灰

落满了屋顶、村、县城、直辖市



坭兴陶


你甚至放下了心领神会。

站在河岸上,

袖子有点业余,漏了些微风。

云、影子和草芥,把瘦小的日常事物送走。

无依无靠的老人捡到盖盖虫。

江水的题材多么平凡,

和出上好泥巴,

一笔汉字把博物馆偷来。

八点,两条虫。

十点随意聊家常,

谦卑移动一格。

风雨的针

抵住骨关节;树木在林中受欺负,

狐狸溜进肺结核的家。

在家里过年

要惦记牢里的兄弟,

兄弟故意留下晚会和欢笑,

短暂的美,一定是坏人不要的,

淬火后反抗的,

像那只坭兴陶罐

一定盛满所有人喜欢的偏执。



免了人的债


亲爱的,我还欠你一首诗

等不到明天,明天大风降温

烟花跟着我

火车咯得牙疼

我还欠春天一首诗——车站上的小伙子

笑成弯月

冷不丁给我一拳

原来是欠鞋子、深渊各一首

欠山上的积雪一首,经年的开阔地一首

欠搏斗后每个汗毛孔一首

我觉得不写出来更好

不写——野兽逐渐变回人

人逐渐变回尘土

那些分行的树林

河流、山谷,不因我亏欠而气血翻腾

浙江、江苏、广西,不因我亏欠而亏欠上苍

亲爱的,你是一张复印纸吗

或是免债清单

不蘸灵魂,独吞汉字

免骨血

端一盘咸味儿,疙疙瘩瘩的命

尘土无妄,免世间一切

但要把丑恶蒸熟



Event Tags

Recent Participation

Perhaps you'd be interested in

Question

All Questions

Location...(Map Detail)

WeChat Scan

Share to WeChat→